没长性,在墙头反复横跳。
不是高冷,只是产粮吃粮不同号。

[藕饼]回家路

 @不温的点梗。普通人设定,学生时代,竹马竹马,双向暗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 1

  哪吒把书包甩到肩上,靠着课桌回过头问他:“不走吗?”

  “得晚点。”敖丙晃了晃手中的试卷,“她说有两题没太懂,让我留下来给她讲讲。”

  “不然,你先回家吧。”

  

  2

  他们之前倒都是一起回家。

  要把这之前说出个究竟,还得从他俩刚进小学时开始:两家从父辈起就是世交,孩子们又刚好同天出生,自然厮混在一处长大。于是理所应当扔进同一所小学,上学放学也都一起接送。家长组队接送过几次,还一齐想出了偷懒的办法:一单一双...

 

藕饼可以点梗,我不写车,其他都行。

假期非常闲,梗多的话我尽量快点写。

(当然如果没人我就躺下继续补综艺了👌)


 

[藕饼]就说谈恋爱应该坦诚

不细写了,搞个大纲爽爽。

梗蛮老的:两个妖怪装凡人谈恋爱,一百多岁对脸懵逼心说这家伙怎么还没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敖丙128岁生日的时候,哪吒开始觉得不对劲了。

  长寿老人当然也有,但几百万里才出那么一个,长寿到这个岁数还精神矍铄活蹦乱跳的更是稀少,哪吒没指望这种神人正好能够被自己碰着。

  还刚好成了自家对象,和和美美快快乐乐一起度过了一百年时光。

  碰巧过头。

  

  他心里其实有过怀疑,疑心对方同样不是人类,但这念头很快被他打消,原因简单:他自身法力高强。普通妖魔在他面前根本无法进行伪装,而强大到能对他隐瞒的神怪,大...

 

[藕饼]花吐症

现代普通人设定,非典型花吐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1

  申公豹接起电话,听见敖广低沉的声音在那头响起:“速来我家,事关我儿,是要命的大事。”

  他心里悚然一惊:“什么大事?”

  敖广似乎是有点咬牙切齿:“他在吐花。”

  “花、花吐症?”申公豹带些惊讶反问,心中的焦虑却也松下去不少,“的确算得上是件大事,但离危及性命应当有几月时间,不必如此惊慌失措。”

  敖广的声音更低了些:“那花卡在喉咙里了。”

  “让他咳出来不就得了。”申公豹觉得自家旧友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,“不就那么俩花瓣吗。”

  敖广深深吸一口气,随即对着他咆...

 

[藕饼]结巴好讲

好嗑,昨天看完蹦回家激情产粮。

标题是我们这边的方言,意思是越是结巴越是爱说话,比喻别人越不擅长干啥越非得要干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 1

  申公豹是个结巴。

  

  2

  在妖界时,这事其实没给他太大困扰,毕竟妖族里力量至上,只要实力足够,别说结巴,就是哑巴也让人心悦诚服。到了仙界,事情却有了转变——法术本领固然重要,言语传道却同样是仙家法门。

  申公豹出于妖族,自然知道成见可怕,于是更不愿在这些方面落后他人,伤了脸面。

  所以虽然他是个结巴,但他还是要多讲。

  不仅要多讲,还要讲长句。

  还要讲有...

 

秘阁周报。

基本是按18年沙雕新闻排行榜编的,不要信。

-

1.韩断章坚持每周被锁五天不为癖好,只为那里蜜饯果子吃不完。

2.元仲辛偷拿韦衙内银票:他昨晚托梦叫我拿。

3.斋长刘生黑道秘闻课疯狂抖腿:想给老师留一个好印象。

4.韦衙内闹事被父软禁逃避赵简抽背十五日,房内涕泗横流为父写下八十六封感谢信。

5.付青鱼被骂“勾引异性”同僚不服:他是男的,没有勾引异性。

6.五斋易容课后认错帝江,领着认字还逼着抄了三本书。

7.赵简连扇元仲辛六个巴掌仍获谅解双方承诺白头偕老。

8.韩断章被绑强迫症发作,要求右手再绑两圈。元仲辛:绳短了。

9.梁竹元伯鳍餐馆斗气抢着结账拆了半条街,没人敢拘。...

 

D4 唐孟 试描述你六年后的人际关系

       “总有人觉得,当上警察,就意味着要抛却小我,成全大我,舍弃私心,一意为公。

  “——但我却并不赞同这个。”

  老师一边这么说着,一边站在讲台上头“啪啪啪啪”整理着一沓纸张。“司法考试?”有人小声议论,赵立安戳戳阿飞肩膀:“不会是又要签保证书吧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会不赞同?”老师却没给阿飞回应的时间,“因为我们的每一位同学,虽然日后都会穿上警服,成为公民的保护者,但在职业身份之外,每一位同学也仍是公民,是有思想、要生活、有自己情感需求的人。因此——”他终于清好那一沓纸张,开始将它们往下分发,“——在今天...

 

D2 唐孟 你尝过最难吃的年菜

  孟少飞坐在餐桌旁边,手中的筷子片刻不停,一下下戳着碗里的饭。

  这是他和唐毅一起经历的第一个大年夜,按理说他该更高兴些——尤其当大家都这么和乐融融,享受团圆时刻的时候。

  红叶和道一微笑着碰杯,唐毅适时地给他夹了个蛋卷,那头的Andy也再一次起哄——

  ——是啦。

  话说Andy到底为什么会和他们一起享受团圆时刻啊??

  

  宅里留下的人并不算多——大约因为自己的经历,唐毅对亲情和团聚看得很重。大年三十还没到中午,他就把所有下属都赶回了老家,阿德倒是曾试图留下——被他一眼给瞪了回去。...


 

© 清江 | Powered by LOFTER